swinner

AQB男团打投组

五一的坑,改个名 illusion all坤 小玫瑰后期黑化 4

来晚了,抱歉!!这一章有点长,可能要分上下两章放了。

下一章是答应打字机太太的车,不要着急,我一定尽早放上来!

没有人点外链的,我知道了。你们都喜欢这样直接看。。。。都不爱我。

那我就尝试一下不写肉了。略略略,皮这一下超级开心。

坠入深渊,不见底的黑暗就会吞噬掉一切惶恐不安。

污黑的yin   hui  下所有情绪都失去了颜色,所有荒唐都可以被原谅。

所以,他不问为什么。

范丞丞连着三个星期老老实实地出勤了化学课。

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只已被圈定的猎物表现出了难以理解的冷静和漠不关心。

蔡徐坤一切如常,偶尔撞上他们探寻的目光还可以大大方方地展露一个微笑,一个满含着善意和无辜的微笑。

他看得窝火,却不得不沉住气。

卜凡头疼地按住眉心:“咱这老师软硬不吃啊,难搞,见鬼地难搞。”

课下不止一次试图对可口的猎物展开捕笼。但那人始终保持距离,不卑不亢地婉拒,神情疏离却又完美地无法挑剔。

游刃有余的态度,礼貌而又真诚的微笑。仿佛只是把那天的种种当作是一个玩笑,仿佛那天展现出的无助和脆弱只是一个错觉。

他不在乎,也不想提及。一切就可以随风化了。

黄明昊也表现出少有的烦躁。不可否认,他是一位优雅且富有耐心的猎手。在面对那人时却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和焦急。

只品尝过一次就想永远将其囚禁在身边的美味啊,无意识地引诱着贪婪的野兽。野兽只想把他一片片撕碎,再吞入腹中。这样的话,那朵妖艳的花就可以彻彻底底属于自己了。

没有人可以抢走。

他忽然明白那股莫名的悸动来自何处。担心猎物被抢走的心是缺乏安全感的,它时时刻刻嘶吼着想要占有。

安全感,这种没有实质性的东西是可以追求的吗?只会带来恐惧和不安罢了。

“不能再一味地逃避了。这腐烂可笑的欲望啊,哪怕要用爱来滋养,也在所不惜。”

作茧自缚罢了,究竟是囚住了谁?

“戴戴!”刚下课蔡徐坤就接到了电话。

“我今天确实没有什么事情。那好啊,我们就去老地方吃个饭吧,好久没见你了。”

戴景耀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地出差,这一次算是蔡徐坤回国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他不由露出笑容,果然听见心上人的声音就可以使心情变得美好。

无论发生了什么,蔡徐坤都相信,他的戴戴,会一直站在他身后。

“不用啦,不用来接我了,我那么大一个人了,还没有一点出行能力吗?谁还会把我拐跑不成?你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蔡徐坤只能带上了撒娇的语气。他实在不舍得戴戴舟车劳顿之后还要关心自己的安全。

当两人面对问题产生分歧时,只要撒个娇,卖个萌,那么戴戴就会让步。尝到了甜头之后,蔡徐坤深得撒娇要领。

戴景耀隔着电流声都可以感受到黏人的尾音在耳边轻轻撩动。他简直可以想象那人撅着红艳艳的小嘴,皱着秀气的眉头,瞪着好看的大眼睛,拉着自己的衣角撒娇的模样。

“好,都依你啊。就会撒娇,明明知道我拿你没办法。”戴景耀无奈地笑了,眼底处的宠溺闪烁。

蔡徐坤心满意足地挂掉电话。

藏在柱子后的朱正廷脸上的神情晦涩不明。良久,他轻轻笑了。

“坤坤,晚上有安排吗?”眼前人笑得谦逊而又温良。

“啊,是正廷啊。我晚上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约会哦,有什么事吗?”蔡徐坤笑弯了眉。

“哦,我懂,是和心上人的约会吧。”朱正廷故意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神情。

“哎呀,别乱说。才不是的。”蔡徐坤有些慌乱地否认,但嘴角甜蜜的弧度和粉红的脸颊出卖了他。

朱正廷的一颗心沉了下去,那完美可人的笑容现在看来是那么刺眼。但他还是要硬扯出得体的微笑:“恭喜恭喜,坤坤你就不要害羞了。”

蔡徐坤对朱正廷的印象一直很不错。

完美俊朗的面容,出色的教学能力,恰到好处的处世习惯。相处时会带来让人既不会感到被冒犯,也不会感到疏离的融洽。他很欣赏朱正廷,这个彬彬有礼的青年是一位让人觉得很舒服的朋友。

蔡徐坤自然不会对朋友有所隐瞒。

“其实,是戴戴啦。不是你想的那样。”蔡徐坤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情。

朱正廷的表情一瞬间破裂。虽然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但亲耳听到还是会觉得不舒服。

他小瞧了蔡徐坤对自己心情波动的影响,也没有想到蔡徐坤竟然可以在心头占据这么大的比重。

失策了啊。

“正廷,你不舒服吗?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蔡徐坤试探着询问。

“哪有,瞎说什么。我身体怎么样,朝夕相处的蔡老师会不知道?”朱正廷眨了眨眼打趣道,神色如常。

“哦哦,可能是我看错了。”蔡徐坤虽然心有疑惑,但也不好多参与别人的私事。

他总是在自己画的圈内小心翼翼得生活着,一直都是。

眼前人像一只想要得到主人投喂却患得患失的猫咪,小心翼翼的神情着实勾人。

朱正廷拉住转身离去的蔡徐坤:“坤坤,时间不早了,你自己一个人去赴宴可能不太安全。要不然我送你吧。正好我想兜兜风。”

蔡徐坤不喜与人有肢体接触,想要抽手却又不好拂了面子,僵在原地纠结不已。

朱正廷趁机说:“可别拒绝我啊,朋友之间的帮忙也不肯接受吗?”

蔡徐坤无奈,只能维持着一种尴尬的姿势,硬着头皮答应了。

坐在轿车的副驾驶上,蔡徐坤只感觉坐立不安。有限的空间里陌生男人身上的香水味道缭绕,渐渐侵染。包裹在周身的气场充满侵略性,一步步绕着圈子囚住了束手无措的猎物。

他突然有些后悔这个决定。

驾驶座上的朱正廷还在正襟危坐地开车,一丝不苟的模样让蔡徐坤深深怀疑自己心中那些恶意的揣测。

鼻腔内充斥着淡泊优雅的香气,蔡徐坤一阵阵犯困。那是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清香,绷紧的神经可以得到少有的放松。脑子内的想法好像打了结,混混沌沌交缠不清。

蔡徐坤一边试图抵御无孔不入的倦意,一边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当大脑放空时,斑驳陆离的想法就会缓缓漂浮。

产生了种种错觉之后,他不由地怀疑直觉。

他的警惕和察觉已经上升到臆想的层次了吗?他又开始对外界的一举一动疑神疑鬼吗?

不,不。好不容易摆脱,请不要再让我想起来了。

请就这样把它埋葬吧,连同我的过去和回忆。

副驾驶上的人已经睡熟。秀气的眉头轻轻皱起,像是想到什么不美好的事情。

朱正廷凝视着蔡徐坤那样纯净,天然,不掺一丝情欲的睡颜。他可以是天使,也可以是妖精。

无论哪一个,都让人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朱正廷侧过身,修长的手指按在那人紧锁的眉关上,轻轻地抚平。指下温热的触感让他不忍:“如果你可以一直这样沉睡就好了,我就不用费劲心思将你囚禁。那些卑劣的手段我也不想用,可是你不乖啊,都是你不乖啊。”朱正廷俯在蔡徐坤耳侧喃喃。

蔡徐坤听不见。

狭小的空间里飘扬的是带有催情作用的香水气息,昏睡只是它附带的小赠品。

无法想象蔡徐坤接下来会有怎样动情的神采。

他真的很期待。

朱正廷抱着蔡徐坤下了车,酒店那黑洞洞的大门可以通向地狱。

他要去的地方,就是地狱。

评论(1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