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nner

AQB男团打投组

❗️❗️❗️❗️隐囚 农坤 含bdsm 不适者误入

隐囚  农坤  上

有一个校庆设定      农坤       分上下   我觉得甜

[校庆]是我和公子的cp名,纪念第一对和我锁的cp !   敲黑板啦,划重点。 @肖玖公子

我是不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

所以就是在校庆会上出现的酱酱酿酿的事情。

喜欢大学设定pa ,所以就L大学了

预警预警:

❗️❗️BDSM设定      攻受地位不平等

有人说主奴之间不算爱情,只有服从和命令。我觉得不是吧,你可以完全信任你的主人,交付你的全部,包括生命。

这不是最盛大的爱情吗?

反正我挺喜欢这个设定的。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正文在这里

L大学第100周年诞辰在即。

自然是少不了繁复的校庆活动。

一项项流程,一遍遍彩排。需要一个个去踩点,去演示。作为学生会主席,蔡徐坤必须亲力亲为来监制这场活动。

写稿子,cut流程,准备发言。

台上表演的学生还总是乱成一团,他还要随时喊停来帮助调整站位。

音响,灯光,道具等舞台设备还时不时皮一下。

一向工作能力出众的他也是有些厌烦了。

第n次因为话筒的问题停下来的彩排算是彻底击垮了他的神经。

“算了,今天就到这了。大家都辛苦了,回去休息吧。”蔡徐坤摆了摆手,另一只手颇为痛苦地按压着眉心。

那精致的眉眼处聚集的是难掩的疲惫。他转过身,准备给那个人发消息。

有一双手揽住了肩头,轻轻地使他扭过身。

一罐温热的牛奶贴在了沁着凉意的脸颊上。

他仰视着那个人的面孔。也许是灯光的原因,陈立农站立在一片黑暗中凝视着他。

在蔡徐坤的印象中,这个年轻的男孩拥有一双无论何时何地都噙着笑意的眼睛。

他的外表纯良无害,他的内心激荡如海。

沉睡着深不见底的黑洞。

如果乖巧的伪装可以掩饰内心阴暗危险的欲望,那么时时扬起的笑容就可以遮挡可怖的占有欲。


但这样很累。

我不希望有人和你接触,我不喜欢感受无法彻底掌控你的恐慌。

所以我不想笑。

强装出来的微笑让我很累。那些温柔体贴本不属于我,却在面对你的时候轻易展露心底最柔软的一面。

如果这是爱,那我希望我可以在你面前收起所有的笑容。我可以袒露欲望,可以诉说不安。

可以一同坠入汪洋。

想要给予你独一无二的疼痛,所有疯狂都有理可循。

因为我们相爱。


“农农,你怎么来了?”蔡徐坤伸出手握住那只举着牛奶罐的手。

不出所料,指尖沁出一片冰凉。他不由皱起眉头。

“快回去吧,好晚了。”蔡徐坤知道这人是闹脾气了,只得带上了央求的语气。

“哥哥,确实好晚了。你已经从中午忙到现在了,期间没有休息。”陈立农的语气不容置疑。

蔡徐坤喉头发紧:“农农,你一直。。。”

“是的,我一直在。我发现哥哥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他语气平静地打断蔡徐坤的话。

“自从校庆的事情布置下来。三天了,哥哥都没有理过我。”陈立农收回手,拉下易拉罐上的拉环后把牛奶递给蔡徐坤。

陈立农生气了。

蔡徐坤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感到恐惧。

那个一见到他就会展露笑容的弟弟,今天却是冷漠到反常。

绷紧的表情是无声的压抑。身高上的压制更是让蔡徐坤透不过气来。

“农农,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蔡徐坤拉了拉陈立农的衣角。他知道自己今天难逃一劫,但他并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他的主人承认错误。

陈立农点点头,转身将外套脱下披在恋人身上。提起蔡徐坤放在座位上的包,自然地走在人的右前方。

蔡徐坤摸摸鼻子,抬腿跟上。

他们走得很慢。陈立农在前面一言不发,蔡徐坤只觉得这是火山喷发前的宁静。

迎面撞到负责此次活动策划的学姐。

学姐挽着男友,看着他们露出一个贼兮兮的笑:“农农又来接坤坤啊!好宠呦!”

蔡徐坤是很想解释的,余光却瞥见那人仍深沉得吓人的脸色。只好挠挠头,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坤坤这是害羞了啊,好可爱好可爱。”学姐说着就上手捏了捏蔡徐坤触感一流的脸。

“你俩好好的啊,我就不打扰了。”学姐退后一步,拉着男友往相反方向走了。

蔡徐坤的那句“学姐你误会了”卡在嘴里。他也不确定他和陈立农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

主奴?恋人?炮友?朋友?

心里挺乱的。

“哥哥。”

陈立农突然停下来。

蔡徐坤正在走神,一下子撞到那人的肩头。

他抬起头,陈立农的神情在夜色下难以看清,但他说的话每一字每一句都顺着夜风溜入耳朵里。

“我很嫉妒,我嫉妒她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和哥哥保持那么好的关系,她们可以轻易地簇拥在哥哥身边。哥哥的朋友不算少,那么我呢?我在哥哥心中又算什么呢?”

陈立农语气里那转瞬即逝的哀伤还是刺在了蔡徐坤的心上。

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的关系既匪夷所思又顺理成章,既生根于性欲又依附于爱情,既简单又复杂。

我们之间应该是有爱情的吧。

就是那微不足道的爱意让蔡徐坤举棋不定,他不知道要以什么态度来对待这个弟弟。

“不要怕哥哥,我永远是你的农农。”陈立农转过身,抱住了蔡徐坤。“只要哥哥不走,我就一直在。”


校庆这一天。

蔡徐坤突然接到重要通知。

与学校有着合作关系的大佬公司将派来一位总监出席校庆会,并在会上宣读优秀学生名单。

公司会根据名单提供奖学金以及出国留学的宝贵名额。

每个专业只有一个名额,常年年级第一的他不可能不去争取一下。

问题是,陈立农是第二名。

学校已将名单上报。陈立农想必也是接到了这则通知。

蔡徐坤心里堵着一口气,他不知道是否希望自己被选上。

记挂着一个人,无法做到真真正正地放手,无法忍受分隔两地的痛苦,无法面对没有他的每一天。

原来,时光早已见证这一切成为习惯。


蔡徐坤在后台候场,他需要在大会上发言。

作为优秀学生代表。

陈立农到底没有参与这次竞争,这个名额落在了他的头上。

他有一些迷茫,也有一丝没缘由的愤怒。

事情的本身没有任何人需要承担责任,事态的发展却是一步步难以控制。

他必须和陈立农分开,而另一位当事人却无动于衷。

他的手心沁出一层薄汗,正装的一角被扯得皱皱巴巴。嘴唇绷直成一条线,汗水顺着发梢流下,滑过面颊,滴落入衣服面料里。

下章就要走外链了,有兴趣的伙伴可以看一看。接受不了的话。。。。我就鬼畜这一下,写完这篇我立刻恢复正常。

是什么让一个凹坤写手沉迷农坤。。。。是头哥的召唤!


评论(1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