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nner

AQB男团打投组

illusion 小玫瑰后期黑化 是那个遥远的五一梗了 6

毫无嚼头的剧情章。瘫倒。

有谁还记得这篇文吗?心虚。。。我三次元有一丢丢忙,甚至萌生了弃坑的可怕想法。(赶快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巴)

总觉得写不好写不好,没思路又没文笔。。。

很迷茫,很难受。有继续想看的宝宝们可以给我留个言吗?你们的评论真的是我动力的源泉。

不会弃坑的,这一点我会坚持。

俗话说的好,如果你的朋友很长时间不出现了,有两种可能,她在考试或者她学医。如果她又要考试又是学医的,你可以当作她死了。

努力使自己活过来。

接下来是短小的正文

不想码字     瘫

不想码字     瘫

好了,你们应该可以体会到我的心情了。

“你是谁?”

“我是谁。”

“你是蔡徐坤。”

蔡徐坤从梦中醒来。

半开的窗户溜进几缕风。

扬起窗帘的话,会有阳光轻轻地飘进来。

一阵阵钝痛袭击头部,他隐隐有些发晕。

就像是宿醉的后遗症,脑内的记忆断断续续,持续断片。

隔着一层浓雾,看不清,摸不着。

梦境的内容支离破碎却又反反复复。

“你是蔡徐坤。”

仿佛一直有声音回响。

蔡徐坤猛得一惊,疼痛一点点紧缩,那么尖锐。

有人对他说了什么,记忆却总是模糊的。

他缓缓坐起来,小心翼翼地下床。

每一个细小的动作弧度都可能牵动脑内胀痛的神经。

眩晕感铺天盖地,刚刚站立就控制不住地身体前倾。

坠落的瞬间变得很缓慢,暖色的地板在视线里渐渐放大。

蔡徐坤神色恍惚。

他的身体不听使唤,任由着跌落。

跌落,跌落,一直到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有一双手可以阻止这一次下落。

戴景耀半跪在地上,将蔡徐坤揽入怀里。

“坤坤?”

蔡徐坤有半晌的失神。

模糊一片的眼前是彩色的斑斓,视网膜上聚焦不出那人的面容。

他看不清。

戴景耀又尝试着轻声喊了几遍,一下下安抚性地拍着怀中人的后背。

“坤坤,你听的见吗?坤坤不要怕,我在呢。”

蔡徐坤猛然攥紧了抓着戴景耀衣领的手。

战栗的瞳仁,呆滞的表情,哆嗦的嘴唇。

他害怕,他想逃。但他又不知道逃避什么,逃向何方。

未知的恐惧是无法克服的。

它时时存在,你,躲不掉。

“戴戴,我怕。”蔡徐坤低下头,毛茸茸的小脑袋深埋入那人的怀里。

“我的臆想症,好像。。。又复发了。”

原来,绝望一直如影随形。他从来没有被治愈。

戴景耀眸色深沉,抚摸着蔡徐坤的手臂不受控制地僵直。

“不怕,坤坤。有我在,我们可以克服的。不要怕啊。”戴景耀放缓了语调,柔软的,致命的。

“去看医生,不能拖。”戴景耀强硬地按住蔡徐坤的肩膀,迫使二人对视。

清晨的露珠挂在娇嫩的玫瑰上。

湿漉漉的眼眶,泛红的鼻尖。

想要啊。

“嗯。”蔡徐坤点头。他必须相信戴戴。

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无论前途是黑暗还是光明。

安抚好受惊的小猫咪,戴景耀转身走出房间。

电话适时响起。

“朱正廷,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你要是做了什么违背约定的事情,我会立刻带坤坤走。”

“我们的目的都一样,你没必要装得冠冕堂皇。你想治好他吗?你想得到他吗?你没有选择,只能和我合作。还是说,你想告诉他真相,然后彻彻底底地毁掉他?”朱正廷的语气随性又不屑,仿佛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戴景耀沉默了好一阵,再次开口时他的嗓音似乎是嘶哑的:“拜托,这是我最爱的人。所以,拜托了,别再折磨他了,别再让他受伤了。”

他无助地闭上了双眼。

“以往的事我可以不再追究,只要他能开心,我不在乎。”

我只要我爱的人好好的。

“明天,让那个医生过来吧。”

一步错,步步错。

戴景耀每每回想起那一次错误的退让,都心如刀绞。

故事的齿轮只会向前转动,不会停下。罪恶一旦埋下种子,就终会萌芽。

只是缺少契机。

现在,上帝决定推波助澜。

“郑锐彬是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

戴景耀把那份个人资料放回抽屉。

他突然有一丝心悸。

这一刻,宿命开始狩猎。

“正廷,一切都安排好了?”郑锐彬紧了紧西服的领带。

冰冷的镜片下是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他很期待。

期待与你的再次会面啊,蔡徐坤。

宝宝们,我加个戴坤和彬坤的tag没事吧。有事的话,记得评论,我会删。





评论(2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