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nner

AQB男团打投组

illusion 7 小玫瑰后期黑化 快到揭露以前真相的章节了

all坤向  还是无脑的剧情章

不知道我一天天在干什么,我求求自己写快一点吧!

有小宝贝问我主cp是什么?我这种随心所欲瞎写的人,你这样问我很慌。。

不过也不是不可以没有,你们是想看最后的结局是all还是单呢?单的话是哪对呢?可以告诉我。。

❗️❗️然后我的感情线其实挺乱的,加了之后剧情会更顺畅,但是最后落脚点一定只有all坤。如果,不能接受的话,emmmmmm慎入。

没有大纲随便瞎几把乱写的人无所畏惧

illusion   7

“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师郑锐彬。”

身着白褂的年轻人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他向蔡徐坤伸出手。

诡异的熟悉感涌上心头,眼前的人渐渐和记忆中的某个身影重合。

他也曾这样,在自己无助时伸出手。

“我们是不是见过?”蔡徐坤犹豫了,握住郑锐彬的手,很快地回握了一下就松开了。

郑锐彬笑了笑:“我和蔡先生是第一次见面呢。不过,蔡先生也不要觉得奇怪。拥有臆想病症的患者总会有代入的主观意识,他们的记忆可真可假,常常是不连续的。也有相当一部分的观念是自己构想出来的。”

他合上了手上的病历本:“所以,治疗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锻炼蔡先生如何辨析记忆的真假。”

蔡徐坤看上去很紧张也很无措。那是记忆啊,是人活在世上留下的最珍贵的痕迹,为什么那么美好的东西在自己这里成了一种负担?他不由地攥紧了双手。

“不要有心理压力也不要去想太多,你所在意的可能不是真实的。”郑锐彬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当务之急是积极配合治疗,你,会好起来的。”郑锐彬眸色深沉。眼前人低着头,独属于午后的焦糖色日光在头顶打着光圈,那一层光晕可以把时间拉回到很久以前。


那是一段美好却又不真实的回忆。用假象构织的幻影经不起时间的摧残,它总会有轰然倒下的瞬间。

那一瞬间,所以罪恶都会得到惩罚。

原先犯下的那些过错只是贪图一时温存。

现在,我来赎罪了。

千千万万遍,只为你。


朱正廷知道自己这次走的是招险棋。

他拿准了戴景耀和郑锐彬绝对不可能允许有任何事物伤害蔡徐坤的弱点。

他拿不准自己对蔡徐坤的想法,拿不准自己的这一份心意。

日久生情要耗费多久的时间?朱正廷不想等。

他不知道郑锐彬会不会重新爱上蔡徐坤。

他不知道郑锐彬对自己施舍的感情到底被挥霍的还留下多少。

他不想知道。

那不重要,逢场作戏,顺势而为。感情和欲望是不同轨道上的两辆列车,它们不会相遇,更不会干扰。

所以,朱正廷不在乎。

哪怕,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



“治疗进行地怎么样?还顺利吗?”

“挺好的,他开始愿意去回忆以前的事了。”

“那你今天还回来吗?”朱正廷握紧了手机。

“不了吧,正廷。”郑锐彬语气平静地拒绝了他。

“我们当初在一起就是为了打炮。现在面对这个事情,彼此心里。。嗯怎么说呢?都有点膈应吧。这种关系维不维持也就没有必要了。我们彼此也都没有爱过,那就好聚好散吧。”

没有爱过。

多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以把错付的时光一笔带过。

郑锐彬在记恨他啊,在记恨他的撒谎,他的利用。在记恨他对蔡徐坤的伤害,在记恨他对往事种种的隐瞒。

这样也好,算是落了个干净。

哪里有爱,不过是一群可悲的人自欺欺人罢了。


给蔡徐坤进行心理调解的过程比郑锐彬想得困难。

他深深畏惧着那些阴暗的以往。

那是疼痛深入骨髓,难以介怀。

不断地回想只能让恐怖的黑暗再次笼罩。被困住了,就逃不掉了。

始终深陷于自己制造的泥沼。

那些或是真实的,或是虚构的一幕幕就像迷宫里的幻像。透过镜子,都会映照在心上,再也忘不掉。

所以他分不清,那些绝望那些不堪他是否真实地经历过。

但,都带来了等量的痛苦。

最是可悲,一个人被自己的想象囚住。

不能直视,无法面对,也就越陷越深。


“坤坤,你必须去想,你必须回忆起来,你痛苦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它到底是不是真实的。”郑锐彬面色严肃。

蔡徐坤乖巧地坐着,双手平摊至于膝盖上。

不断躲闪的视线里满是祈求。

“不行,我做不到。我一去想头就会很痛。”蔡徐坤的声音里甚至带上了哭腔。

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可以形容他的过往,也许曾经有那么一道阳光可以带来宝贵的温暖,但都不重要了,都过去了。

郑锐彬知道,那道可以拯救蔡徐坤离开深渊的光芒一直不是他。

他所制造的幻像终究是镜花水月。


“坤坤,你闭上眼睛。眼前是不是只有漆黑一片?”郑锐彬强忍心中的苦涩去引导蔡徐坤。

“嗯。”蔡徐坤点头。他很害怕这片黑暗,蝶翼般的睫毛不安分地抖动。

“那么,如果给你一个无所不能的工具让你来逃出这片黑暗。它就是一道光,它可以照亮一切。你会想到什么?”郑锐彬尝试着对蔡徐坤进行催眠性的指引。

如果,只有一道光可以拯救我。那么它是什么?

视野里漫无边际的黑暗正中可以绽出最刺目的光。

不断放大,越来越亮,越来越温暖。

“戴戴。”蔡徐坤呢喃出声。

原来,答案早就在心里了。

郑锐彬的掌心里有两道深深的红痕。

坤坤,你自己已经做出决定了啊。

现在,只有戴景耀可以解决这一切。

现在,虚伪的面纱必须被残忍地揭下,鲜血淋漓的真相也终将展露。








评论(1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