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nner

AQB男团打投组

农坤小甜饼 3000字一发完 暗恋

520要营业。。。3000字一发完。本来是不打算开新坑的,但这个日子太特殊了啊,不写点东西对不起观众。

我写个啥好呢?这两天农坤太卑微了。那就写个小短篇好了。。

我喜欢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梗。。笑嘻嘻


520是表白日。

但对于一群未成年的崽子来说。好吧,just一个节日。

微博也好,朋友圈也好。秀恩爱,秀对象的比比皆是。

嗯嗯嗯好好好,知道了。祝你们99不88。

一个大写的敷衍。


微博的私信里全是铺天盖地的的表白,蔡徐坤知道ikun们都很爱他。

那种爱是有区别的,虽然可以陪伴,可以依靠。

但是爱情,独属于情侣间的相濡以沫是真正的心动。

是心上痣,是眼前霜。

可以期待,可以仰望,但唯独不可以拥抱。

但仍然还是想去期盼,就哪怕那么一点点的可能。

我喜欢的人啊,他会不会在五月二十日这一天,只是这一天,和我表白。


成年人的感情,成年人的唏嘘皮孩子不懂。

xxj们只知道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最佳搞事时刻。

在这个特殊的伟大的时间刻,即使可劲儿皮也会因为520这个挡箭牌免罪。那为什么不玩一个大的呢?

“坤哥,我有一个问题好奇很久了。”蔡徐坤正在放空中,结束了一个阶段练习的陈立农突然鬼鬼祟祟的地凑上来。

“你问。”蔡徐坤侧过头。他看着陈立农躲闪的眼神突然感觉到有哪个地方不太对劲。

“哎,坤哥你说啊。那些长得好看的人经历的感情道路都是畅通无阻的吗?就是无论做了什么样的事情都会被原谅的那种。如果是他们的话,我是说如果,那样的话追求感情会不会更容易更简单。”陈立农在胸前抱膝,无比认真地问。

“那他们还会珍惜这段感情吗?”突然降低的声音带着画风陡转伤感。

本来只是敷衍地听着的蔡徐坤猛地一惊。这孩子是碰到啥难缠的感情问题了吗?

一场早恋儿童因错付感情被欺骗被凌辱的大型伦理剧在脑内成型。

蔡徐坤已自动代入陈立农的形象,并将脑内剧场推行至高潮。

他突然就清醒了。



“农农啊,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处理不好的问题了。你可以跟哥哥说说,说不定哥哥能帮你找到解决方法。”

蔡徐坤不露痕迹地蹭着地往前挪了挪。

陈立农干脆把头低下去了,一幅抗拒的模样。

他本来就是极害羞的人,这种程度的追问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蔡徐坤脑内名为八卦的雷达一瞬间竖起。

warning! warning!绝对有情况。

“农农啊,你是不是喜欢上什么人了。”看着小孩一直低头,他只能先开口。

“其实,真的没必要跟520这波风气的。你要是真正喜欢一个人,那就在于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只有自己的心不会欺骗感情。不要意气用事,只有时间可以让这份心思沉淀。”蔡徐坤说着说着就想到了自己的事情。

被时间打磨过的感情没有沉寂也没有冷却,它仍在叫嚣着,沸腾着。

它,是真实的。



陈立农的声音嘟嘟囔囔地从胸前传出:“坤坤哥,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还有当毒鸡汤安利大师的天赋。这么高深的啊,我听不懂。你就告诉我吧,是不是长得好看的人就可以轻视感情,就可以在爱情中占据主导地位。”

蔡徐坤好笑:“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呢?我可以给你答案吗?”


因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哥哥好看啊。

这些话陈立农不敢说,藏在心里的那些话只能当作玩笑来打趣儿。只有这样,心上的人才能听到。

他当自己是个小孩,是很多很多弟弟中的一个。

不是特殊的,也不是重要的。

那些温柔,那些关心,他可以给任何人。

任何人,都可以拥有。



陈立农愣了愣说:“我觉得哥哥就是那种长的很好看的人啊,一定会深有体会吧。毕竟刚才那些话,没有感触是说不出来的吧!”他突然有些无力。

我都在说些什么啊!

那酸涩的感情堵塞在胸膛。发胀的,压抑的嫉妒险些就破土而出。



“什么深有体会?你个小孩在说什么?我一个母胎solo的人,哪来的感触?”蔡徐坤一脸的莫名其妙。

“那上次采访姐姐问你的情感道路顺不顺时,你当时可是回答 ‘顺,非常顺,简直不能再顺了。’”

想起上次蔡徐坤异常骄傲的顺畅三连,陈立农还是很委屈,连着语速都变快了。

软软糯糯的台湾腔自带转音,小孩那满腔的委屈浓厚到溢出,变快的语速带来一点点难以察觉的口齿不清。

可爱。

可能连蔡徐坤自己都不知道。一听到独属于那人份的撒娇,就什么都抗拒不了。

只是对弟弟的宠爱吗?



他既好气又好笑:“她不是问我顺不顺吗?我当然要说顺了啊。”蔡徐坤挑眉,看着一旁完全状况外的陈立农。

陈立农还沉浸在“啊啊啊啊啊啊,他向我抛媚眼了,他怎么那么好看等省略一万字”的激动中。眼前那张精致的脸突然凑近,蔡徐坤蹙着眉头看着双目无神的陈立农。

上挑的眉峰可以直接戳进心里。

陈立农又迎来了新一波失血。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啊,我有,我有的。”陈立农终于反应过来。

“那我刚才说了什么?”蔡徐坤简直要被气笑。

“你说……嗯……顺,非常顺。”陈立农就像提线娃娃一般毫无灵魂地回忆了一下,突然闭嘴不说了。

他觉得委屈。

“你还是没有在听啊。”蔡徐坤无奈地摇头。


暧昧到极致的接触,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

这个距离很危险,两个人都知道。

不去推开就只能陷得更深。

茶色的眸子注视着眼前红了半边脸的大男孩。

“我说的顺畅啊,是这样。一条路上就我一个人,碰不上别人。走起来能不顺吗?简直是康庄大道任我行啊。”

遇不到对的人,这条路当然是通畅的。

缺个你罢了。



“啊,是这样啊。”恍然大悟的小孩霎时间没有那么纠结了。

但是脸上有点挂不住。

得嘞,在哥哥面前丢人了。

小男生无措地挠头:“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哥哥是那种……有些丰富感情经验的人呢。”

你是想说我是那种走肾不走心,不看重感情的人吧!



蔡徐坤暗自苦笑。生来出众的相貌总会让别人产生误会,他真的不是那种靠着美色征服夜店的妞神。也不是那种在感情上无所谓付出的渣男。

长得好看也有错?

误解的次数多了,周围人对他的印象就上升到‘蔡徐坤是一个不能惹的大佬’这种如此迷醉的高度。

但是对他的颜值还是服气的,美名曰“高岭之花”。然后敬而远之。

我可以理解任何人对我的看法,但那个人唯独不能是你,不能是你陈立农。

你不需要躲着我,我不想感受到你的误解。

我的每一个举措都因为你而不受控制。

刚刚看到小孩失魂落魄时的心悸和窒息。他对我那么重要。

沉重,懊恼铺天盖地。是因为自己一味地退让才把心爱的弟弟推出去了吗?

看着眼前人的脸,藏在心里的话就蹦了出来。

那一句句看似狗血的心灵鸡汤,是真是假也只有当事人清楚。

只因为是你啊。




“农农,感情一直是双向的。没有人可以在爱情到来时不作为。”

蔡徐坤顿了顿,看了看睁着大大的眼睛满是好奇的弟弟,接着说:“这与长相无关,与受追捧的程度无关。真正的相爱可以让人付出一切。所以只要相爱,那么没有人是卑微的,也没有人天生注定是被宠爱的。爱情,对谁来说都是公平的。他们同样珍惜,同样期待,同样要一起面对未来。”

“你懂了吗?”笑容温柔的哥哥美好地不似人间。


训练室的阳光溢满了整个屋子。清新的午后,只有他们两个人。

“感情是双向的吗?”陈立农不由自主低声喃喃。

那些暗搓搓的牵手,那些一不小心就展露出的占有欲,那些在玩游戏时细心的保护和照料。

原来,有那么多不经意的片刻。

原来,我们都在向彼此靠近。

多好,时光就停留在这里有多好。心上人,即是永恒。



恬静的气氛只有一个用途,那就是用来打破。

一群人闹哄哄地推开训练室的门就看到两人的深情对望。

心知肚明的人都有些无奈,这两个人天天要秀到天上去了,现在是终于要公开结束那些自以为小心翼翼实则闪瞎狗眼的暗恋吗?

有点小激动。

justin不会管现在的气氛有多微妙,他要做的就是搞事情。

“总算找到你们两个了,快。我们奶泡天团在进行一项跨世纪的活动。两两结对,一个人帮另一个人向不敢表白的人表白,自此摆脱单身,迎来全新的生活。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一个极好的主意。就算被拒绝了也可以说是520的真心话大冒险活动。我是不是特别棒,快夸我!”justin兴唧唧地冲到他们面前。

一大堆云里雾里的话听的蔡徐坤脑瓜子疼。总结来说,槽点太多无从下口。

我们是偶像团体诶,都脱单那粉丝们不得哭成小火车。还两两配对,兄弟,我们九个人好不好?还有,你就是个半大小孩,还能有心上人?我就呵呵一笑了。

蔡徐坤感到无奈。justin其实你今天不要出现就是对你哥哥最好的帮助,说不定我还真可以解决我的终身大事。

现在,你这么一搅和,凉凉。


天知道蔡徐坤有多么想一巴掌糊上黄明昊得意洋洋的脸。

正廷,长靖你们也跟着瞎胡闹?蔡徐坤真的觉得人生无望了。

两个人接收到蔡徐坤生无可恋的眼神,相视一笑也是无奈“这不是帮你一把吗?小孩那么害羞,你再不主动,我们可不是要瞎了?”

“你们怎么不说话,不说话我就当答应了。就从你们桃浦王兔开始了。先是坤坤哥吧,农农就帮坤坤哥表白!”justin一脸你不给我手机我就要闹了的神情无比欠揍。

蔡徐坤只能妥协。justin,哥哥求你了,远离粉丝的生活吧!

陈立农直接从蔡徐坤手中拿过手机。密码是什么,屏保是什么,答案都在心中。

“等等等,你知道坤哥暗恋的人是谁吗?你就拨号了,陈立农你……”justin一脸见鬼的表情。

电话铃声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回荡。陈立农从裤兜掏出自己响个不停的手机。

接通。

将自己的手机递到蔡徐坤耳边。

话筒里还有空气中两道相同的声线交缠入耳。

“喂,我喜欢你。”







然而,机灵而又善良的温州人又做错了什么呢?他为什么要目睹这一切?

作死啊,作死啊,不在作死中爆发,就在作死中灭亡。

要保持微笑。




这个电话梗我是亲眼所见,太撩了啊!简直要给那个表白的男生献上膝盖。然而浪漫不属于我,我还是单身。微笑。















评论(20)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