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nner

AQB男团打投组

农坤 没剧情的现背小短篇

kk鄙视我,鄙视我?能忍吗?能忍吗?

写完这个就去更双向和illusion

真的,我不骗人。

现背 瞎写 ooc 属于我 不要打我

陈立农现在还记得离开大厂的那一天。

不像小说里描述的那样。

有风穿过阳光,树叶的剪影就会唰唰作响。

那就是很普通的一天,普通的朋友相互道别,普通的兄弟流泪挥手。

就像一场盛大的毕业,有人哭着说了再见就是一辈子再也不相见。

再也遇不到这样的你们,在这样的时间。

他们都知道。

告别是一场仪式。

离去终会不舍,但不舍的是那段时光,还是那些人。

每个人都说不清楚。

在大厂的日子是紧张充实的,有流过汗也流过泪。

但总归是美好的,让人成长也使人坚强。

有网友调侃:

当时拥抱分别时流的泪纯属是因为害怕离开大厂后将要面临的魔鬼生活。

天朝学子伤不起。

陈立农一边哽咽一边笑,终究是把这句话读了几读。

“大厂里的生活才是天堂啊!”


没错啊,在大厂里的生活是真正的天堂。

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每天只是练习流汗的生活也可以很单纯很美好。

网络世界的中伤他听不见。

那些捕风捉影的谣传,那些恶毒的诅咒。

不是他这个年龄所应该承担的。

他也想不到人那一颗心到底还隐藏了多少难以名状的恶意去揣度其他人。

深不可测的欲海之下是人类最原始的情感,嫉妒。

忘不了也消不去。

嫉妒若是发狂就会伤人,被伤害的往往都是那些无辜的人。

陈立农常常想,我要是不知道这一切该有多好啊。

可那些恶意不会凭空消失,它们就在那里。终有一天会揭露在当事人的眼前。

血淋淋又赤裸裸。

他快忘了那一段噩梦,时间太长,回忆太苦。

人总是选择规避那些会让自己受伤的事物。

久而久之,陈立农也快想不起来那些阴暗的绝望了。

想不起来最好,记忆的片断里就只剩美好。

当时应该是有人来安慰的吧。


记忆总是停留在那片模糊中。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却是那么那么想,想去忘记。

忘记关于那个人的一切。

得不到的,拥抱不到的,无法改变的。

现实的压迫下,总是不缺少悲剧,不缺少无疾而终的感情。

因为不被接受,所以他必须小心翼翼。

不争气的眼泪象征着痛楚,昭示着无法忘怀。



大厂录制的最后一天,他们与每个房间告别。

台词写不尽不舍,无管感情也不需炒作。

他又是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

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如果学不会适当调节,人的精神会被压塌。

陈立农需要的就是一个小小的,独立的空间。

只有他自己,可以放空的地方。

表面上是敛去了笑容。

私下里也只敢在训练结束时,在无人的训练室呆呆地坐上一会儿。

他不是偶像剧男主,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允许他挣扎,允许他难过。

没有小说里的天台,没有啤酒,没有赶来安慰的好友。

也没有撕心裂肺的幡然醒悟。

他一个人坐着,想着。就明白了很多。

很平静又很无奈,这一切也总会过去。

所以,不会有泪水。

他扶着墙壁慢慢起身。

凌晨的黑暗里,埋葬了多少悲伤的今天就要过去。

在黑夜里,无人知晓的黑夜里,会有重生。


回寝室的走廊上是一片昏暗。

转弯处,他停下了。

那个人问:“陈立农,你累吗?”

“难过吗?还是愤怒。只能一个人承受的滋味不好过吧,但是没有人可以代替你。那些负担,那些尖锐的矛头,一旦决定指向你,就不会回头。抗住了的人继续走下去。受不了的人就被淘汰。”

“残忍又合理,而你必须坚持。”

“你也是这样吗?”曾经受过的痛苦,曾遭遇过的不公平,只能一个人承受,一个人默默舔舐伤口吗?

陈立农回过头,在他的记忆里,那个人好像笑了。

他说:“是的,无论多么难熬,我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没有光鲜靓丽,他人窥得的只是冰山一角。

粉丝会为你的遭遇鸣不平。她们的心疼,她们的喜欢,着实是不想辜负啊。

只有选择隐藏,所有的刀剑扎在后背,始终微笑着的那张脸却不会变。

坚强到让人心疼。

就是这样的蔡徐坤啊,让陈立农一头陷了进去。

那也许只是一种肃然起敬的仰慕,点头笑笑就擦肩而过。

但那是蔡徐坤第一次完完整整的喊出陈立农的全名。

严肃的,真诚的,一种微妙的仪式感。


越是不想记起,回忆里越是会截出画面。

仰慕什么时候变了质,他不知道。

时时都即将喷薄而出的占有欲在发狂。

而陈立农只是羞涩一笑,垂下的眉眼很好地隐藏。

也就无人知晓。



喜欢不一定要说出来,甚至没必要让另一个人知道。

自己觉得足够美好就可以。

陈立农不置可否。

青春期的感情来的莫名其妙不讲道理,总归是一时的悸动。

不去打扰,是他做过最理智的决定。

一些想法,一些说不出口的欲望,时间会将它慢慢冷却。

待你回头再看,那只是你人生路上一个小小的弯路,一段小小的插曲。

它真实地存在过,却也谦卑地退场。

这就是真正的现实。

陈立农一直都知道。

感情是一场流行感冒,你得自备消毒水。



会不会有绪不知道。我总觉得现实生活中,感情的发生与泯灭不需要理由,只需要时间。

不算是刀子,可能就是一篇理智过头了的垃圾产物。

有可能会有坤坤的视角,还有可能会圆回来,随缘吧。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