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nner

AQB男团打投组

卜洋 地下情 2000字(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金爸点的卜洋,点的地下情。明明很高端的样子,差点被我写成。。搞笑片。

地下情

出了大厂,通告、采访、综艺如潮水般涌来。

忙到半夜两三点才能沾床的已是常事。

坤音火了,坤音四子火了。

全是半大的孩子,也都不是什么调金油。各有各的脾性,相处时也总是年轻气盛的模样。

锋芒毕露。

再好的兄弟朝夕相处也少不了摩擦,何况是两个气场相同的绝世大A。



岳岳和灵超都有一种感觉,这两尊大佛表面上和和气气的,私下里怎么相处都透着一种古怪。

到底是什么样的古怪?

涉世未深的灵超鹅只能挠挠头,说不上来。

但可以肯定的是凡哥和洋哥两人单独碰面时总是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自然。

皮到没边的小弟表示自己已偷窥多次。

至今未被发现的原因很有可能是两位大哥的眼前只有彼此,小弟就可以在强烈的气场对碰下藏匿声息。


但让灵超死活都想不到的是这俩人摆着一副华山论剑的模样在嘀咕些什么。

距离太远,听不清的话,就要充分地发挥想象力。

弟弟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紧紧地盯着二人的面部表情。


卜凡皱着眉,剑眉中心扭出一个川字:“赶通告是一码事,休息又是一码事。两者不冲突啊,只要想睡,哪里不是床。”

木子洋板着一张超模脸:“这就是你将近两天没有上床睡觉的理由?哪里都是床,那你咋不去大马路上睡?还以天为衾,以地为榻呢,多潇洒。”

卜凡知道木子洋是真的生气了,抿着嘴上前一步去拉人胳膊。

“别闹脾气了,咱这组合现在啥处境你不清楚?不抓紧时间多露露脸,风头一过,被雪藏都是可能的。这个圈是啥样的咱都明白,累点苦点都无所谓,最重要是抓住时机。”

“这不是你半夜两三点爬起来,瞒着我去练rap的理由。”


木子洋想想就来气,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时间。这不消停的哈仙硬是深夜激情练歌。

要不是自己半夜起来发现阁楼的灯还亮着,现在都还不知道这大傻个一天天睡眠的时间还不足三个小时。

那个人坐在低矮的阁楼间,长长的腿盘缩起来,开着一盏小灯,对着抄写歌词的纸一遍遍练习。昏暗的灯光下,黑色的帽檐剪出参差不齐的光影,映在棱角分明的脸庞上。

隔得那么远,木子洋还是一下子就看清了卜凡眼下的乌青。

心脏就抽抽地痛。



他甩开卜凡的手。

满肚子的关心和教训对上那个人的脸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都是追梦的人,卜凡没有错他知道。谁又不是在拼命呢?木子洋自己也是。

“你自己注意吧!”木子洋垂眸,转身而去。



可是急坏了门外的小弟。

糟糕糟糕,刚才凡哥和洋哥一定是因为什么事起了争执,差一点就上手打人了。好在最后洋哥用仅剩的理智抑制住动手的冲动,选择避其锋芒才阻止了一场恶战的发生。

不行,我得赶紧去告诉岳妈。这俩人打起来还了得?

小弟,有没有人说过你想象力过于丰富还擅长自我高潮?人家俩几个表情几个动作,你就自顾自补写了一场世界大战的剧本,并自行推向高潮。


“你等一下,小弟还在门外。等他走了你再出去,不然就要露馅了。”卜凡拉住木子洋对着门边努努嘴。

“这小东西天天偷窥还真以为没人发现?还是得靠他去给老岳报信。”木子洋回过头也是无奈。

卜凡捏着下巴思索“你说,在他们眼里咱俩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以小弟的智商,能想出个啥。他自己不脑补出一幕相爱相杀的惊天大戏就谢天谢地了。”木子洋向门外看了一眼。

“至于老岳,应该是觉得咱俩不对盘吧。哎,人走了。”他看着眼前侵略性极足的人。

“走了是吧。”

卜凡捏住木子洋的下巴,就要亲上去。

“啧,别闹。”木子洋半是玩笑地去打他的手。

“别天天把我当小媳妇一样。”木子洋也是那种不可攀登的禁欲系大A,甘心雌伏全是因为对眼前这个人彻彻底底的爱。

但是对这种弱势轻挑的行为还是异常排斥的。

“都是爷的人了,还不让亲。”卜凡可不管,嘟囔着凑上前。

凶狠地攥取略为丰厚的嘴唇,舌尖不容置喙的探开牙关,长驱直入肆意掠夺。

唇舌间是津液交换的滋滋水声,相互交缠的舌体放荡又火辣。

木子洋是知道卜凡这要强的性子,轻叹一声也就任由他去了。

卜凡快给人亲了个下腰。

停下时两人都有点喘。

卜凡往地上一坐,双手向后撑着地。抬头发问:“你为啥非要让他们认为咱俩关系不好啊,有啥讲究吗?”

木子洋也挨着他坐下:“看来你是真傻。公司营销肯定要炒cp。就四个人,排列组合也就那几种可能,咱俩可不能被炒到一块去。不然,坏事。”

“为啥啊?”凡子委屈,凡子要说。

“都说了咱俩是地下情了,真的和假的能一样吗?咱俩炒个cp没过两天被粉丝扒的干干净净,那就真的一点清闲日子都没有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

不过他俩还真不敢确定俩人相处时能不能控制好那个度,被看出点啥端倪就不好了。

地下情,低调低调。



岳岳听到前线播报员灵超鹅带来的消息,沉思了很久:“他俩,该不会是王不见王吧。”

“王不见王?那是啥?不应该是相爱相杀的宿敌因恨生爱,最后发展为隐秘的地下情吗?那气场的对碰,那相似的属性,就不能是相爱相杀吗?”一脸懵的小弟坚持要发表自己的想法。

“相爱相杀你个鬼,哪来的宿敌?哪来的地下情?都是普通的兄弟,小弟你就收收脑洞,踏踏实实做人吧。这又不是写小说,保持正常,ok?”岳岳一副恨铁不成钢。

怎么办,自家小弟多半被青春疼痛文学毁了,还有救吗?在线等,挺急的。

“不行,我得赶快去给经纪人说。这俩关系不好可不能凑一对,会出事的。”风风火火的岳岳夺门而出,浑浑噩噩的灵超不知所措。

“可,二傻子作者就在写小说啊。”梗在嗓子眼里的话被吞下去。

知道的太多不长命,这点灵超很清楚。



cp敲定下来时,卜洋二人相视一笑。

作战成功。

想起当年不管说个啥都是一副刀光剑影的场面。

专心要谈一场地下恋情的二人悄悄在桌子下握紧了双手。

灵超已经麻木了“喂,岳妈,你看见了吗?他俩刚刚是牵手了吧,是牵手了吧!哦,你没看见。”

行吧,顶楼的风儿太喧嚣,我再坐一会儿。人生艰难还是要活下去,这双眼看透了太多。

而我一个未成年又做错了什么要知道这些?

今天的灵超弟弟依然在装聋作哑。

至于二人因为cp之间的亲密接触吃过几坛子醋,闹过几次别扭,那都是下次再谈的事了。

毕竟,没有在床上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两次。



评论(3)

热度(66)